提升制造业发展水平,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供给体系

发布时间:2018-07-13 来源:江苏雨花经济开发区 朱洪萍 

 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:“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”。这是对我国经济发展阶段变化和现在所处关口作出的一个重大判断,为今后我国经济发展指明方向。要顺利跨越此攻关期,说到底是要形成新的高质量的供给体系,在高质量发展的供给体系中,制造业发展为重中之重。当前,正面临高中端制造业向发达国家回流、中低端制造业向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转移的两头挤压。同时,我国国内基础设施、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也处在调整减速期,大量低端产能又不适应国内消费结构升级的需求,因而许多生产能力无法在市场实现。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,必须要形成优质高效多样化的供给体系,实现供给和需求在新水平上的动态均衡,才能使我国经济保持持续健康发展。

  当前我国制造业的发展现状与面临困境:一是科技创新较为不足。目前我国产业在全球产业链、价值链中的地位总体上处在中低端,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足,不少关键技术依赖进口,获取生产回报利润较低。二是竞争压力日趋显现。我国传统制造业由于科技创新的不足,管理水平的低下,服务方式的落后,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,长期以来,国外跨国公司占据了设计软件、生产流程信息化管理系统等关键核心工业软件的市场主导权,源自外部市场的竞争压力日趋显现。三是科技成果难以转化。长期以来,我国始终存在着创新链不顺畅、科研机构与企业“两张皮”的问题,导致科研投入较多,但成果转化应用不多、创新效率不高。据统计,我国每年至少有3万项科技成果问世,有7万项专利成果诞生,然而科技成果的转化率仅有10%,比美国80%转化率低70个百分点。四是消费需求不能满足。当前,我国消费需求已经从满足数量型转向追求质量型,对商品和服务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。因此,一方面有不少产能严重过剩,另一方面居民的高品质消费需求却得不到满足。据统计,我国居民每年的境外购物和跨境网购达数万亿元。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,必须要注重潜力巨大的国内消费需求,现今我国传统制造业低技术附加值的“大批量、标准化”生产与单一性服务方式面临着巨大挑战。

  应提升制造业发展,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供给体系,力促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。具体建议:

  1、以创新驱动催生质量变革。建立政企创新联盟,实现专家委员会与政府和商界的良好互动,使得企业在运营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能够很快传递给政府,政府对创新政策不断进行调整和优化。积极推动制造业进入研发设计、供应链管理、人力资本服务、营销服务、融资租赁等高附加值环节,提供高端产品、集聚高端要素、创新高端服务、打造高端平台,完成“中国制造”向“中国创造”的跨越。在各行各业开展质量提升行动,向国际先进标准看齐,强化质量标准管理,创建培育一批有特色、有价值、有底蕴的“中国品牌”,以品牌建设引领在国际产业链、价值链的阶梯上持续向中高端攀升。完善产权保护制度,强化知识产权创造、保护、运用,通过保护企业家的财产权、创新权益和企业经营权,让企业家有“安全感”和“方向感”,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。加快教育现代化,建设知识型、技能型、创新型劳动者大军,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,加快从劳动力数量红利向质量优势转换。

  2、以深化改革力促效率变革。深化营商环境、行政体制等综合改革,增强改革定力,持续向深化改革开放要动力要效率,要效益要质量。一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。政府主要运用经济、法律、技术标准等手段引导调节经济社会活动,集中精力抓好宏观调控、市场监管、社会管理、公共服务和环境保护。二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推进经济结构优化,促进供需动态平衡,把要素市场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战场,重点在“破”“立”“降”上下功夫,“破”,是大力破除无效供给,把处置“僵尸企业”作为重要抓手,推动化解过剩产能;“立”,是大力培育新动能,强调科技创新,推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,培育一批具有创新能力的排头兵企业,积极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;“降”,是大力降低实体经济的成本,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继续清理涉企收费,加大对乱收费的查处和整治力度,降低交通物流成本。三是深化公平竞争营商环境改革。深化以商事制度为突破口的“放管服”改革,推动投融资体制改革,利用“互联网政务”等新手段改进政府服务模式,减少审批程序,简化办事流程,强化事中和事后监管,加快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,建立健全社会信用体系,建立有效的信用激励和失信惩戒制度。

  3、以智能制造推动动力变革。充分利用互联网(物联网)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、3D打印、虚拟/增强现实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技术,大力发展智能制造,通过收集研发、生产、运营和营销等环节的数据,并结合行业知识,改变企业传统的研发模式、生产模式、运营模式和营销模式,优化工厂和供应网络的效率、生产力和产量,提高工作效率,降低资源能源消耗,促进转型升级。应系统规划,从顶层设计开始,由需求引导供给,通过云、大数据及柔性制造方式等,使生产资料配置效率最佳,提高数据对效率的影响,实现数字经济与制造业的相互融合,构建以“精益生产、智能制造”为特点的数字化车间,助推生产过程的柔性化、个性化和定制化,引导企业管理创新,提高产品成品率,缩短产品制造周期,降低产品制造成本,提升生产效率,实现制造流程、内部管理和价值网络的优化以及企业效益水平和市场竞争力的提升。以智能工厂为载体,全面深度互联,以客户端到生产端信息数据流为核心驱动,以互联网驱动的新型产业制造模式,提升制造附加值,发挥互联网与大数据的平台整合能力,实现我国传统制造业的智能化转型。

  4、以创新中心推动成果转化。借鉴美国经验,由国家层面创建不同领域的创新中心,致力于先进制造技术的转化与推广,加速先进制造技术成果的转化和产业渗透,为制造企业提供经过验证的先进制造技术和应用示范,促进前沿创新技术向规模化、经济高效的制造能力转化。一是围绕特定先进制造技术构建创新生态系统。将政府部门、大中小企业、行业联盟与协会、高等院校、社区学院、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非营利组织等纳为会员,构建一个以特定先进制造技术为基础、“产学研政”共同参与的创新生态系统。二是整合创新资源形成完整的技术创新链条。通过项目定制和招标,推动会员之间紧密联系、信息共享和合作研究,达成共同的利益关注和资源投入,形成从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、再到商品化和规模化生产的完整的技术创新链条,使得先进制造技术成果能够得以有效转化和应用。三是采取灵活的运作机制。充分发挥产业和企业的主导作用,大企业要发挥资金、信息和生产设备的优势,中小企业要发挥对新技术敏感的优势,高校和科研机构要发挥基础研究和科研人才的优势,政府部门要发挥统筹协调的优势。

 

  5、以消费升级推动服务变革。“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”是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的根本力量,要坚持把满足人的多方需求作为消费升级的主攻方向,重点围绕中高端消费,积极培育新增长点。一是推进消费品工业增品种、提品质、创品牌。优化产品供给,挖掘需求盲点,加快向个性定制、柔性生产和网络销售转型,丰富产品类型和档次,满足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。二是加快建设实体经济、科技创新、现代金融、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。通过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和优化组合、企业兼并重组,加快发展新兴产业和新业态、新模式,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促进经济结构持续优化升级,提高整体经济的结构效率,不断促进新产品、新行业、新产业发展。三是加强互联网与服务业融合。在信息消费、服务消费等新兴消费领域,创新推广“互联网生活服务”方式,联动融合电商、网购、快递、家政、社区服务等多业态发展,实现相互借力、共生共荣。

 1 页 

相关阅读